R小说 玄幻魔法 皇家逆媳,彪悍太孙妃 2284.【012】璎珞VS斐然

2284.【012】璎珞VS斐然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皇家逆媳,彪悍太孙妃| 作者:紫琼儿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璎珞才看清跑在前头的人的脸,当归也看到了,并且高兴地喊了出来txt下载。

    擦肩而过的马立即被紧急勒住,折回。

    斐然原以为自己方才听错了,不确定地折回,越近,手上的火把越照亮停靠在边上的人儿的脸褴。

    黑夜里,火光中,两人四目交接,有一种仿佛踏过千年的重逢之感鲎。

    “姑爷,小姐身子不好,还要带着奴婢,不如您带着她吧。”

    当归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交缠的目光。

    璎珞悄悄掐当归的腰肉,“死丫头,谁让你自个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姑爷救命!”当归忙扭着腰求救。

    这一喊,还当真灵验了,掐在腰上的手陡然撤离。

    原来是在主仆俩打闹的空当,马背上的男人已经下地,来到身边,握住女子的手,将火把塞到她手里,握了火把的女子自是不敢妄动,只能任他抱到他的那匹马上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又瘦了。”斐然的手一环上她的细腰,不由得蹙眉,直言。

    璎珞不由得脸红,好在这是在夜里txt下载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似你经常抱奴家一样。”她没好气地说,却不知自己的声音带点撒娇的意味。

    再加上本来就媚的神态,不由得叫抱她的男子心神一荡。

    “上次抱你的时候不是这样。”声音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,想温柔,却不知怎么温柔。

    同样的话在别的男人嘴里说出来是那么柔情似水,从他嘴里说出的就跟讨债似的。

    他不是皇上,不懂得怎么哄一个女人开心,不懂得怎样让一个女人气消。

    璎珞脸蛋更红了,这男人就不能换别的说法吗?

    她不再说话,任他抱上马背,任他抱上马背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她喉咙痒,捂住胸口,轻咳。

    已坐在她身后的斐然再度皱眉,“怎么还咳,上次见你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奴家身子不济,有何办法。”璎珞昂头,对他娇笑。

    斐然被她那一抹笑弧晃花了眼,不是箭弩拔张的语气,不是厌恶的眼神,她是真的在对他笑。

    “知道奴家身子不好,还不走吗?”见他一直愣着不走,璎珞忍不住催促。

    斐然这才回神,双手控住缰绳,顺便将她圈在怀中,以免她身子不好跌下去。

    骏马疾驰,夜风中,他鼻端满满是她身上的药香。

    夏日炎炎,透着薄薄的衣裳,随着马儿的起落,她感觉到的是一下下摩裟在她背上的健硕胸膛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她,真的好想他呢,想到忍不住对他笑,想到忍不住同他说笑了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一回到文家,斐然抱她下马,箭步如飞地进入家门,边吩咐,“管家,找大夫来。”

    璎珞听到忍不住扑哧笑了,“你这是存心嘲笑奴家吗?”

    闻言,斐然脸色严肃,“不是,我是怕你没法自医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都没法医,天下间也没人能医得了。”璎珞看着他道。

    斐然眼眸微眯,为何他觉得她好似在暗示什么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下奴家吧,这一路上奴家被你占的便宜也够了。”璎珞媚惑地笑道。

    斐然沉了脸色,但没有放下她,而是把她抱回她原来住的房间。

    璎珞看着纤尘不染的屋子,一切都同她当初离开时一样,眼眶忍不住热,别开脸,不让他瞧见。

    “你先歇着,我得赶回去帮太孙妃。”斐然说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不想她死的话最好让她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快要走出房门的斐然停住脚步,不解地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不一个人怎么能见到他男人的魂魄?”璎珞眨眼笑道。

    斐然想了下,瞬间听懂了。

    皇上没死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!

    无

    论生事,那人都不会让太孙妃出事。

    这世上若有人能护她周全,不让她出半点事的只有一个!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憔悴虚弱的璎珞,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是因为救那个人,所以才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吗?

    “不是让奴家歇息?”璎珞怕自己在他灼热的眼神下失控扑进他怀里,于是出声赶人。

    斐然冷冷抿着的薄唇微微动了动,想说什么,最后却什么也没说,转身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璎珞松了一口气,忙掏出药来吃。

    跑了一趟活人谷回来后,斐然问当归后,亲自去煎了药拿给她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让当归拿进去给她的,但是当归并不在门外,房里又传来她的轻咳,他便顾不了那么多地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只记得听她的咳声,忘了还有别的声音——水声!

    她正在屏风后沐浴,灯光折射在屏风上,映出美人沐浴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忙别开眼,把药放在桌上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突然尖叫,刚拉开门的他立即飞身过去,不忘扯下屏风上的衣裳包住从水中站起的她。

    吓得花容失色的璎珞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整个人直扑进他怀里,紧攀着他txt下载。

    斐然整个注意力都在观察四周,但没现有任何异常,就算有刺客闯入,凭他的武功,不可能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好问她,“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知她在害怕,不然也不会攀他攀得这么紧。所以,他尽量压低声音,让她听起来算是温柔。

    璎珞双手紧紧勾着他的脖子,一脸惧色地看向浴桶边上,“虫!有毛虫!”

    斐然愕住,他相信若非自己冷惯了的性子,只怕已经忍不住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是毒王的女儿,自小抓毒虫如抓豆子,怎会怕区区一条毛虫?

    忽然,脑海中闪过儿时的一个画面。

    那日,她突然跑来找他,他正拿着小木剑在树下乱比划,等他收剑,站到她面前的时候,前一刻还无比灿烂的笑脸顷刻间放声大哭,以最快的度跑掉了,跑太快还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他莫名其妙地挠头,结果从头上掉下来一条毛虫,他当时也就没多想,一脚踩死,继续比划手中的木剑。

    现在他懂了,她是被他头上的毛毛虫吓哭的,难怪从那时候起她就没再碰过他的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它已经被你吓跑了。”不由得的,语气轻松地安抚。

    想放开她,她却抱他抱得更紧。

    方才注意力全在担心她的安危上,此刻知道只是一条毛虫的问题,他的注意力集中了,终于察觉到两人此刻有多不妥。

    她柔软的身子紧贴在他身上,还这般动来动去,虽然他进来的时候已用衣服包住她,但她几乎在见到他时就转身扑进他怀里,所以,衣服只是覆盖在她的背上,也就是说她与他紧贴的身前,不着寸缕全文阅读!

    “我先放你下来?”他问,声音已开始朝沙哑展。

    璎珞却抱他抱得更紧,正双脚都勾在他身上,眼神一直盯着浴桶,就怕那条毛虫突然跑出来。

    斐然身子绷紧,在她的双脚紧缠上来的时候,一股热气往某处奔腾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抱你回床上去。”他忍着勃的疼痛,耐心十足地问。

    璎珞完全吓坏了,乖乖的点头,此时此刻的她,任谁也想不到会是那个媚笑自若,使毒如吹气的璎珞。

    真不敢相信一条毛虫就能把她吓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转身迈步,可是每迈一步他就更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身子曲线,以及——

    他第一次懊悔自己身为男人的骄傲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等她回过魂来来,察觉到他的身子异样,定又是一巴掌狠狠扇过来,并骂他无耻。

    想着,他加快脚步,脚步迈得越快,某个地方产生的摩擦就更暧昧。

    终于,走到床边了,他正要告诉她

    ,却对上一双瞪大的美眸。

    看来,她现了,也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璎珞惊叫着推开他,却因为动作太大,脚勾到他的脚,整个人往前倒,眼看额头要磕上床沿txt下载。

    斐然伸手拉住她,她本能反应地转身勾住他的脖子,这一勾,反倒将他一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